佛系少女

cp洁癖
做个安静的小透明
偶尔心血来潮会写点东西,但文笔不好
圈地自萌
脑子是个好东西,希望你有¬_¬`

sonnet 1

仿写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第130首(小小声:其实是我的英国文学史的作业的中文版,渣文笔)原诗见我主页

我欣赏的人并非完美无缺,
芭蕾舞者也远比他们的举止优雅。
他们的舞步也说不上惊艳,
盛装打扮,也无法比拟蝴蝶。

我见过帅气的、优雅的、妩媚的动作,
却没见过一个在他身上展现。
有很多美丽动人的风景,
也比我欣赏之人的面庞更令人心动。

我虽爱看他们展现自我,
却知道,更好看的画面还是美丽极光。
我也承认,我欣赏之人的举手报足之间,
没一点儿让我想起天上仙子。

可是老天作证,我觉得我朋友着实可爱,
毫不逊色于那些取巧的人。

翻译课上无聊画了一只颜团子😂😂

翻到了几年前还是萌新时候做的簪子,纪念一下o(*////▽////*)q渣手艺

感觉这个测试柚天真的是一股清流了😂😂测出来好甜哦

天天生日快乐!!又大了一岁呢,愿你每天开心,新赛季继续加油!ヾ(❀^ω^)ノ゙

祖国爸爸69岁生日快乐!!(´▽`ʃ♡ƪ)

day1  临摹《千字文》第一张

【诈尸自救联盟】佛系少女 一块不好吃的小甜饼

碎碎念:夹在一群太太中间我有点惶恐😂前半部分是之前发过的,这次修改了一下再加了个结尾,希望大家不嫌弃
时间线是2022年之前的某个休赛季的某次冰演,主办方是天朝,文中一切与现实生活无关。不上升真人×3!!(PS:警告!我没有文笔这玩意儿,不喜欢的请尽早点出去,ooc超级无敌非常严重) 两人互相喜欢,默认大家都会中文

某个休赛季的一个周末
结束了一个赛季比赛的金博洋缩在软乎乎的被子里安心的睡着觉,白嫩嫩的小脸蹭着被子,微微张着嘴露出了那颗引得无数人尖叫的小虎牙。
“在一开始,当初我还是一个天真而又爱哭的孩子……”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。金博洋皱了皱眉,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去拿手机。
“喂,哪位啊?”还没清醒过来的小孩发出黏糊糊的声音。话音刚落,对面就响起了老铁的声音,“金博洋!你看看现在几点了,还不起来?是不是忘了今天要干什么了?赶紧麻溜的来给你老铁开门。“来了来了,我说老铁,你能温柔点不,心疼聪哥三秒钟。”金博洋挣扎着起床,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了点,跑去给他老铁们开门。
今天就是冰演彩排的第一天了,今天他和老铁们约好一起去冰场。
“总算开门了,我说天天啊,你……”隋文静话说到一半突然就哽住了,和韩聪、金杨他们一起瞪大眼睛盯着金博洋。金博洋被他们看的心里发毛,“咋…咋了?干啥都盯着我看?”
“天天,你没感觉你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还是韩聪最先反应过来,脸色古怪的指了指金博洋的头顶。金博洋疑惑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。也没什么啊,嗯?等等,好像有哪里不太对,好像有什么毛茸茸会动的东西。金博洋冲进厕所,一脸懵的看着镜子里长着猫耳朵的自己。金博洋试着扯了扯耳朵,有点疼,看来是真的,有点羞耻的用双手捂着脸:我的亲娘嘞,我可怎么见人啊!!!
“天天,你呆在厕所干嘛呢?先出来再说。”客厅里的隋文静朝着厕所喊。“来了来了。”金博洋从自己的小世界里回过神,匆匆的梳洗了一下,从厕所出来了。“老铁,你们说这咋办啊?还要准备冰演,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?!”金博洋崩溃的大喊。金杨打量了一下,笑出了声,“哈哈哈,天天,我觉得这样挺好的。别担心,没准过几天就好了哈哈哈哈哈。”“江哥,你这是幸灾乐祸!!”金博洋生气的朝金杨咧嘴,表示自己超凶的!“好了,江哥你就别逗他了,天天呐,要不你拿帽子遮一遮,这几天要冰演彩排,你也不可能逃过去的。”韩聪看不下去了,出声劝道。金博洋虽然心里不愿意,但也没办法,只好从房间里找出帽子带上,遮住猫耳。金博洋匆匆忙忙的吃了早饭就和葱桶他们出发去冰场。
到达目的地后,刚走进冰场就听到场内传来的阵阵笑声,此次参加冰演的选手们基本都已经到场了,有几位选手的趁着彩排还没开始,就各种皮,这里撩一下那里恶作剧一下的,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位冰上王者、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的日本国宝级选手羽生结弦。金博洋站在场边盯着羽生结弦看了一会儿,心里默默想着:不愧是我喜欢的人,就是这么受欢迎!也是羽生这么厉害这么耀眼,当然有好多人喜欢,可能……这辈子都没机会和他在一起吧,做朋友也挺好的。
“博洋!”场上的羽生看到金博洋,眼睛一亮,开心的朝着金博洋挥手,“博洋,过来一起玩!”金博洋赶紧收拾好心情,应了一声:“来啦,等我换好冰鞋。”金博洋动作利索的换好了冰鞋就滑倒羽生身边,刚站稳就被羽生抱了个满怀,“博洋,好久不见,我很想你,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“还…还不错,羽生你呢?伤势恢复的好吗?”金博洋红着脸回答。“哈哈哈,很好哦,博洋不用担心。对了,博洋,你为什么不摘帽子?”羽生笑眯眯的松开了金博洋,但是手还揽着金博洋的肩,“啊,那个这个,嗯,因为我早上起太晚了,乱的很,哈哈哈哈。”金博洋尴尬的笑了几声。羽生点点头,好像并没有很在意这个,转头就和金博洋愉快的谈论起其他事情,说到高兴之处,两人还笑作一团。
另一边,隋文静看着柚天两人,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,正好米沙老铁滑到这边,见状问了句,“咋了,老铁?有什么烦心事吗?”隋文静收回看向柚天的目光,看向戈米沙,“诺,还不是因为那两个傻子,就是意识不到对方喜欢自己,特别是天天,羽生看他的眼神里都要溺死人了好吧,真是的,可苦了我们这些人天天被迫吃狗粮。”米沙赞同的点了点头,苦大仇深的向隋文静细数那些年吃过的狗粮,而路过的宇野昌磨和费尔南德兹也加入了这一指控。“好了,停,我觉得不能让他们这么下去了,我们得做点什么撮合他们!”最后还是隋文静听不下去了,赶紧制止了这个话题,赶紧又被喂了一嘴的狗粮。米沙兴奋的搓搓手,“老铁,我们怎么搞?”隋文静嘿嘿一笑,“来来,你们围过来,我们就这样balabala”听完隋文静的计划,在场三个人不禁竖起了大拇指,“厉害厉害,不愧是文静老铁。”米沙由衷佩服,“那我们谁去?”其他三人对视了一眼,不约而同的指向了米沙,米沙不服的反驳:“啥?为啥是我!”“因为你和他们两个的关系都最好。”
屈服于淫威之下,米沙只好同意了。在一次排练之后,金博洋靠在挡板上委屈巴巴的弄着帽子,啊,头上的猫耳有点不舒服。随后,他的注意力就被羽生给夺走了,羽生在场上各种皮、各种撩,各位选手也乐得和他玩闹。金博洋叹了口气,看到了吧,就算没有他,羽生也不会孤单。他又想到网上两人的粉丝扒出来的两人的互动,羽生对谁都一样的吧,他并不是特殊的。越想心里就越乱,金博洋沉默的站在那儿,低垂着头,像一个被丢弃的孩子。这时候,米沙突然拍了一下金博洋的肩膀,“想啥呢,天总,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?”金博洋被吓得差点跳起来,“卧槽,米沙,下次出现能不能有点声响!”“哈哈哈哈抱歉抱歉,老铁你在这干嘛呢?”“没…没干嘛。”金博洋结结巴巴的,看天看地就是不看米沙。米沙摸摸胡子,不对,绝对有问题。“天总,让我猜猜,是不是因为…羽生啊。”虽然用的是疑问句确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的。
“瞎说啥呢,才不是因为羽生。”金博洋本能的反驳道。“不是羽生,那你干嘛这么激动?天总,你那点小心思我们都看出来了好吗!”米沙老神在在的说。金博洋一脸懵逼的说:“有…有这么明显吗?我觉得我隐藏得很好啊,你看,羽生就没发现!”“拜托天总,你们两个每次只要凑到一起,粉红泡泡就满场飞好吧!”米沙控诉到,“我说天总,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羽生啊?”金博洋一脸苦涩,“我不知道,就算告白了又怎样?我最不擅长的就是表达了。羽生他…也不会喜欢我的,羽生他这么耀眼这么厉害,我配不上他,更何况我们还是同性。”米沙摇摇头,恨不得现在就把金博洋提到羽生结弦面前,让他们两个好好说实话,“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?另外,天总,我不觉得羽生会不喜欢你,每次他看向你的目光都温柔得出水了,每次都在媒体前夸你,我可从没见过他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这么放松过。”金博洋刚准备说什么,编舞师就有事来找他了。
米沙摸摸下巴,决定去找羽生聊聊。米沙在场上溜了一圈,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羽生,“羽生,可算是找到你了。”“hi,米沙好久不见啊!”羽生换上了笑容,“找我有事吗?”“Emmm,我找你是关于天总的,我想问问你对于天总是什么样的想法?羽生不要糊弄我,我看的出来你很喜欢天天。”米沙难得正经了一回。羽生也收起了笑容,声音低沉地回答道:“我喜欢博洋,是想和他在一起的喜欢。天天他就像是一个太阳,和他在一起我感到很开心很轻松,不用考虑那么多。”米沙挑挑眉,“真的?”羽生结弦笑了微微一笑,“真的,请和隋选手说一声,我是真心的。”米沙震惊了,“你咋知道……哦,我知道了,羽生你还真是切开黑,扮猪吃老虎啊你。算了,那我给你听个东西。”说完,就拿出手机点开一个音频,放给羽生听。羽生结弦听完之后,笑着说:“原来,天天也是喜欢我的呢。那我是不是可以开始行动了。”后一句羽生说的非常轻,米沙疑惑地回了一句什么,羽生笑着摇摇头表示没什么,道谢之后就慢悠悠地滑走了,留下米沙一个人在那里一头雾水。
彩排结束之后,金博洋正收拾着东西,羽生结弦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,金博洋满脸疑惑地看着羽生,“博洋,等下来我房间吧,我新买了一款游戏,想和你一起玩。”羽生结弦笑眯眯地表明了自己的目的,“好啊,什么游戏啊?”金博洋开心的应下,偶像找他打游戏哎。“秘密!等下你就知道啦。”羽生笑的就像只狐狸,“那等会儿见,博洋,我很期待哦。”
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
金博洋拿着自己的游戏机来到羽生结弦所住的酒店,站在房间外面,金博洋深呼了一口气,整理了一下帽子确保猫耳不会显露出来,敲响了羽生结弦的房间门。房间里传来了脚步声,一会儿后门就打开了,“天天,你来啦,快点进来吧!”羽生结弦笑眯眯的看着金博洋,亲昵的口气就像两人关系非常亲密。金博洋有点羞涩,一边往里走一边和羽生打招呼,“晚上好,羽生。我们等下打什么游戏啊?”“天天,游戏的事等下再说,我有事想和你说。”羽生结弦拉住金博洋纤细的手腕,来着他做到床上,认真的看着他。
“什么事?很重要吗?”金博洋突然觉得有点紧张,总感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。“天天,你喜欢我,对不对?”羽生结弦目光灼热的盯着金博洋。“什…什么?我…我…你怎么知道的呀?”金博洋吓得睁大了眼,声音细如蚊鸣。羽生结弦眼里闪过一丝欣喜若狂,拼命按捺住激动心情,声音有点颤抖的回应道:“天天,我…我很开心,真的。因为我也喜欢着你,一开始我只是单纯的欣赏你,因为你的技术,后来慢慢的不知不觉中我就被你吸引了,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开心很放松,你就像一个小太阳,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已经喜欢上你了。”羽生结弦把金博洋紧紧的搂在怀里。金博洋脑袋里一片空白,缓了好久才回过神,“羽生。”巨大的惊喜充斥着内心,嘴角怎么也压不下去。
原来他也喜欢我,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,这,真是太好了。
这一开心就出事儿了。羽生结弦和金博洋本来安静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这美好的气氛,结果金博洋头上的猫耳开始不安分了,一动一动的,把帽子都顶歪了。“天天,你怎么在房间里戴着帽子呀?”金博洋还没来得及阻止羽生,头上的帽子就被羽生结弦拿了下来。金博洋闭着眼睛不敢看羽生的反应,害怕羽生脸上出现厌恶的表情。但是羽生结弦一脸惊奇的看着金博洋头顶上的猫耳,还伸出手去捏。“!!!!羽生!!”金博洋红着脸猛的抬起头,“天天很可爱哦!”羽生笑着说,“我很喜欢。”而我们的天天,金博洋已经脸红的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“天天~”羽生轻声念着金博洋的小名,抬起金博洋的脸,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,然后,更深入地探索。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金博洋措手不及,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,金博洋顺从的闭上眼睛,仿佛一切理所当然。忘了思考,也不想思考,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。两人动情地拥吻着,倒在了身后的大床上……
月光偷偷地溜进了房间,一室春光无限。今晚的月色真美啊,不是吗?
第二天,众人看着柚天二人一起走进冰场,看着两人之间的粉红泡泡和金博洋衣领处透出来的点点痕迹,表示哼,这对狗男男!想戳瞎自己的眼睛,不想吃狗粮啊!!!!!!
以后吃狗粮的机会还多着呢😏
PS:金天天的猫耳已经消失了哦,至于怎么消失的,嘿嘿嘿,你们懂的╮( •́ω•̀ )╭
End

啊啊啊啊啊我终于收到啦!当初一刷的时候我错过了,还好二刷没错过!!!!当时追着看完的战争世界,还在微博上给太太写了一个长评,还好太太不嫌弃(´▽`ʃ♡ƪ)给太太疯狂打callヾ(❀^ω^)ノ゙表白太太 @颜临歌